“一方面我很怀念放炮时热闹的感觉,但是另一方面过年放炮造成的污染真的很严重,发生火灾或其他危险的概率也很大。”李可说,一边是难以割舍的情结,一边是显而易见的危害,不过他今年还是选择了不再燃放。

地下一层设置统一换乘通廊